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魅力繁昌 > 历史沿革
背景颜色:        
繁昌:当年百万雄师最先渡江的地方
字体[ ]  日期:2013-01-18 15:30  来源:繁昌县人民政府  作者:超管  阅读次数:  [ 关 闭 ]
  1949年4月22日上午,毛泽东在北京香山的双清别墅中,欣闻人民解放军中路大军成功率先横渡长江的电讯消息,迅即为新华社起草电文:“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从一千余里的战线上,冲破敌阵,横渡长江。西起九江(不含),东至江阴,均是人民解放军的渡江区域。20日夜起,长江北岸人民解放军中路军首先突破安庆、芜湖线,渡至繁昌、铜陵、青阳、荻港、鲁港地区,24小时内即已渡过30万人。……”毛主席在电文中提到人民解放军首先突破的安庆、芜湖防线中,除铜陵、青阳外,其余均属当时的繁昌县。而繁昌又列于铜陵、青阳两县之首,可见安徽繁昌在人民解放军战争渡江战役中具有永载史册的战略地位。

 坚强的县委

      1949年1月,带着淮海战役战斗硝烟的我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第三野战军及四野一部,以百万之师乘胜前进,饮马长江,威摄江南,拉开了渡江战役的序幕。面对我军正面战场变化了的大好形势,坚持沿江地区的中共沿江工委根据皖南地委一系列有关“紧急动员一切力量,准备迎接大军渡江”的指示精神,立即对下属5个工委作了变动。其中的第五工委改为中共繁昌县委,由王佐(原名阮致中)为代理书记,王安葆为委员,滕良福为候补委员。明确规定江边工作以芜湖至大通段为主。芜湖至荻港段及芜当方面由繁昌县委负责。并把江边、党群、武装和财粮四个方面问题作为繁昌县委迎接大军过江的中心工作。王安葆任繁昌行政办事处主任,兼县财粮局局长。
      新组建的县委遵照皖南地委和沿江工委的指示精神,立即开展做好迎接大军渡江的各项准备工作,以切实掌握江边敌情变化,积极筹集财粮为工作重点,同时加强对党员和群众的政治形势教育,采取隐蔽精干的活动方式,巩固和加强并尽可能扩大现有工作基础,为迎接解放大军渡江创造有利条件。首先加强党的各级组织工作,抽调人员成立三山、新林、高安、南芜等地的工作小组。在芜湖、鲁港、螃蟹矶、三山、大小洲、油坊嘴、高安桥、旧县(现名新港,下同)、箬帽山、荻港等地建立起10个江边工作站。在荻港、旧县、笔架、高安、小洲、马坝等地建立6个情报站,负责沿江一线的情报收集工作。同时,县委还加强群众工作,努力发展武装力量,积极征收财粮税。有关解放大军过境时所需的向导、军粮、军鞋、吃饭、茶水以及设立指路标志等问题,县委都向各级党组织作了周密具体的布置。
      情报站的建立和积极活动,使中共繁昌县委基本上掌握了国民党第八十八军所属第一四九师、三一三师,以及第二十军一部,在江边一带的江防工事、驻军番号、炮型、地堡设施和兵力部署及调动等情况。为使以上收集的情报迅速而稳妥地传递,县委采取了三种方式:1、武装交通;2、便衣交通;3、通过敌人据点内的各种秘密交通。情报收集后,如何将这些情报安全地送达江北我军指挥部,起初县委是转交沿江渔民中的地下党组织,再由他们安排党员或可靠的渔民,利用小船以打渔为掩护送人送情报。到了1949年3月,国民党军队封锁长江,南北交通中断,县委克服一切困难,在紧要情况下就选派专人泅水过江送情报。一般情况则通过在泾县陈塘冲的沿江工委,由他们转交皖南地委。皖南地委的电台再将这些情报源源不断地发往江北我军指挥部。另外南繁芜总队先前派往江北的缪传友、杭其成、滕在槐、胡明旺等同志,经常将江北我军的指示带回江南。从志忠、江化新、李千才、强永友等同志常驻江北,为渡江部队提供江南这边的军事情报。
      中共繁昌县委开展迎接大军渡江的各项准备工作,是在极其困难条件下进行的。当时繁昌县委所辖地区,不仅处于重兵把守的国民党江防守军控管范围内,而且还遭到国民党独立十三旅以及第七绥署先后的残酷“清剿”。国民党通讯局繁昌通讯室的120名特务,在全县各乡各镇加紧活动,频繁进行绑架、暗杀,各种反动势力联合采取“巩固江防”、“绥靖地方”的方针,整个沿江地区处在一片腥风血雨之中,环境险恶,斗争极为艰苦。县委只得运用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化整为零,隐蔽精干,采取不发现目标不打枪,来一个消灭一个的游击战术,在山林中来回穿插,不冒险打仗,与敌周旋以保存实力。根据沿江工委批示,县委先后于3月14日至4月4日前,分两批将部分武装人员和非战斗人员转移至泾县沿江工委处。
      在党群工作方面,县委执行积极慎重稳妥的方针,加强对广大党员和群众的思想政治宣传教育,发动所有党员干部和武装人员,深入到群众中,通过谈心,作报告或召开小型座谈会等形式,宣传解放战争的大好形势,宣传人民解放军一定会打过长江等内容。同时积极恢复组织,整理党员。仅沿江地区的笔架、磕山两乡,在3月20日以前,就恢复和整理党员30余名,建立基本群众小组1个。县委正确的斗争方式,再加上全体武装人员的顽强斗争,终于克服了种种困难,保持了原来的工山和新林两块游击根据地。毛和贵的江边武工队在沿江的笔架山、大磕山、小磕山一带活动;滕良福的南芜游击队在埭南圩、十连圩以及奎湖一带活动。这两支游击队武装一直坚持到大军渡江,繁昌解放。

 觉悟的人民

      随着淮海战役胜利的喜讯传到繁昌地区,繁昌的广大党员、干部、游击队战士和人民群众都知道解放大军快要过江了。他们情绪高涨、斗志更加旺盛,发扬当年热爱新四军第三支队,军民团结抗日打鬼子,以及拥军支前的光荣传统。他们热爱、支持人民的武装,青年踊跃参加游击队,出现很多送子参军、送夫参军的感人事迹。有对老夫妇仅有个独生子,一定要游击队收下他的儿子,仅孙村的金岭村就有10多人参加了游击队。为了摸清敌情,特别是获得敌沿江兵力、火力变化以及指挥阵地等重要情报。广大人民群众积极配合游击队、地下交通员,不畏艰险、深入虎穴。有的利用合法身份打入敌人内部;有的扮成民伕,接近江防,实地侦察;有的利用到江面捕鱼的机会探测水深、水道和土质情况;有的手提竹篮,在敌碉堡附近“挖野菜”,刺探军情;有的冒充卖烟小贩,巧与敌人周旋,了解敌军番号、人数、装备等。广大人民群众还纷纷行动起来,开展宣传、感化和统一战线工作。国民党面对内外交困、前后夹击的形势,内部混乱,军心浮动,斗志消沉。很多军政人员纷纷托人找关系,通渠道,找出路,与我地下党组织建立联系,甚至还经常有士兵投诚送枪。国民党麻桥乡乡长孔繁佩就派人送信给游击队,说:“只要贵部什么时候要麻桥乡的枪支,我们就什么时候送来。”
      觉悟的繁昌人民,积极响应县委“做好迎接大军渡江的准备工作”号召,对解放大军过境时所需的向导、军粮、军鞋、吃饭、喝水以及设立指路标等问题,逐一贯彻落实。县委从事后勤工作的余健民专门负责发动群众,组织筹集军粮、军鞋、肥猪等。三山区筹集到大米200担,肥猪40头,草料30担、布鞋1000多双,担架70多副。江边武工队的毛和贵、缪传友、滕在槐等人,积极开展统战团结工作,通过一些比较开明士绅,筹集到大米80担,钱款9千元。正当他们努力筹集400担米和3万元钱款时,一个家住小磕山国民党军官的一通信兵跳出来捣乱破坏。毛和贵等人当即果断地进行了处置,保证了筹粮、筹款工作的顺利开展。此外,他们还组织地下党员开展工作,对一度落伍的同志,做到积极争取。对个别曾变节自首的人员,教育他们抓住立功机会,为大军渡江过境时做好向导、送茶送水、破坏敌之交通以及剪断电话线等工作。
      地下党员、游击队员和基本群众还将沿江工委印制的大量标语、传单,在全县各乡镇交通要道张贴散发。有的将传单直接散发到国民党军政官员手中,有的还将标语直接贴到伪保长和地主的家门上打攻心战,向他们宣传“中国共产党必胜,蒋介石必败”,“人民解放军一定能打过长江来”以及“首恶必办、协从不问、立功受奖、反戈一击有功”等内容。这些宣传品成为无形的炮弹,引起极大的反响。国民党第八十八军一个士兵很神秘地拿出藏着优待俘虏的宣传品说:“我相信人民解放军优待俘虏的政策”,并举起双手,表示到时候就投降。县行政办事处认真贯彻党的爱国民主统一战线政策,先后给国民党基层旧职人员中表现比较好的一些人,颁发了委任状。委任他们当我方保长,要他们做好解放大军过境时的粮草、茶水供应以及维持社会治安、安定民心等工作。
      在群众普遍发动起来的基础上,县委利用有利时机,区别不同地区、不同情况,建立以贫雇农为核心的各种群众组织,开展了不同形式的斗争。在工山中心区建立了农会,有条件的地方成立了农会小组。在游击武装控制的地方,还开展了抗丁、抗粮、抗税、抗派伕和抗移民并村的联户斗争。孙村区建立了民兵、妇女等群众组织,游击武装也有了一定的发展。由于广泛发动和武装了人民群众,狠狠打击了国民党的地方反动势力,教育和争取了中间势力,孤立了敌人,使敌人变成了“聋子”“瞎子”,陷入了人民斗争的汪洋大海。
      横山镇一位姓佘的私塾先生坚守贞操,拒绝国民党所任乡长职务,安于清贫从事执教。时任国民党第一○六军第二八二师师长张奇正好率部,担任鲁港至荻港一线江防任务,而他的师部就驻扎在该镇的桥西。敬慕先生的正直和为人,张奇多次与其接触。先生也得知该师所驻的地方,群众口碑较好,于是彼此往来,过从甚密。关系融洽后,先生常与张奇谈古说今,介绍历史上一些识时务俊杰的仁人志士事迹。正月初四(1949年2月1日)这天是繁昌旧俗,一般人家都要请人吃春酒。张奇应邀,席间俩人边饮边谈。几杯酒下肚,张奇借着酒兴,打开话匣子说:“徐蚌会战,历时只有56天,而国军兵败如山,溃不成军。如今退至江南,踞江而守,可长江并非天堑。共军势如破竹,渡江南下是迟早的事。如今吾受制于人,动辄得咎……”。说完端起杯一饮而尽,长叹了一声又说:“唉!现在如若弃暗投明,不知共军能否相容?!”先生知道这是张奇长期压抑在心底的话,便壮着胆子随声附和道:“贤臣选主,良禽择木,共产党是仁义之师,我想是不会不欢迎的。”张奇听后点头不语,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其实就在他们互吐真情的时候,该师已在极其秘密地进行起义的各种准备工作。作为一师之师长,要将5千多名官兵成功地引向光明责任很大,需要他做的工作也是很多的。而张奇礼贤下士,多次与先生交往,其目的是很清楚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尽管国民党反动政府梦想依托长江天险,维持南北分割局面,但历史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正向人民革命的彻底胜利,国民党统治彻底失败的方向发展。得人者昌,失人者亡。一位集镇的私塾先生对时局尚有如此的洞察力,对共产党的政策是如此信任,细微知著可见大势所趋和人心的向背。正月初十(2月7日),国民党第二八二师在张奇的率领下毅然举行起义,并于当晚顺利渡江,成功地达到江北解放区。第二八二师在繁昌横山一线起义,是渡江战役前首次成功的起义,撕开了国民党江防守军阵线的一大口子,打乱了国民党整个江边守备的战略部署,为我军渡江突破敌江防起到了配合作用。

 配合渡江侦察

      为有准备有把握地实施渡江作战,渡江战役总前委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关于在渡江作战实施之前,派一支部队先遣渡江,执行战役性质侦察任务”的指示精神,1949年4月6日晚,我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第二十七军派遣一支300余人的先遣渡江侦察大队,由亚冰(章尘)、慕思荣率领,分4个箭头,运用偷渡和强渡相结合的战术,仅用20多分钟时间,就在繁昌荻港以西的十里场至铜陵金家渡之间强行登陆。在黄连山头巡视的中共繁昌县委王佐和沿江支队南繁芜总队队长王安葆,隐约听到荻港方向传来的枪炮声,便分析研究,估计有两种可能:一是,江边有部队过江;二是,江边武工队与敌发生战斗。但从枪炮声中分析,江北有部队过江的可能性最大。如果是部队过江,他们对江南情况不熟悉,行动起来一定有困难,我们不能疏忽大意,不管怎样先派人抓紧侦察联络。于是立即派员分3路侦察联络。一路由工山区负责人叶明山带五六人向戴公山方向联络;另一路由何新龙、汪胜道去江边找毛和贵联系;还有一路去大小洲找缪传友。8日,先遣渡江侦察大队(以下简称“侦察大队”)在地方党向导何道纯、罗玉英和叶显金的引路下,几经周折,终于在板石岭的俞冲,与繁昌县委负责人王佐和王安葆见面。
      见面后,中共繁昌县委立即将沿江党组织和游击队活动的范围、地点、负责人姓名,联络点以及国民党江防守备、敌军动态以及士气低落等情况,一一向侦察大队所派的联络同志作了介绍。奉命前来联络同志将这次先遣渡江侦察所肩负的任务,以及部队目前急需配合的问题作了说明。据此县委决定,立即派江边武工队负责人毛和贵,迅速赶回荻港和旧县去,将那一带国民党驻军番号、指挥中心、炮兵阵地、碉堡以及部队布防等情况侦察清楚,及时向县委汇报。此外县委根据当时繁昌、南陵一带,是国民党江防守备严密控制区的情况,同时吸取去年7月“三陈”过江后的经验教训,为避免侦察大队与敌发生正面冲突,减少损失,于是建议部队迅速转移,立即撤离江边国民党江防守备地区,到泾县山区与中共沿江工委汇合保存力量,最后达到策应大军渡江作战的目的。侦察大队采纳了中共繁昌县委的正确意见,于12日黄昏,在县委交通员叶明山的带路下,达到泾县的陈塘冲庄里村,与沿江工委胜利汇合。
      在随后的时间里,中共繁昌县委、南繁芜总队配合侦察大队,一方面努力寻找失去联系的侦察员,一方面多次深入沿江一线侦察敌情,了解收集国民党江防守军的具体情况。其中通过国民党南陵县参议员阮振邦,繁昌中统特务、叛徒王尚发以及江边武工队队员从民伕中获得的:芜湖保安队放弃江北阵地,固守江南。国民党第二十军西调繁昌,其一三四师师部率第四○一团及炮兵团第二营驻鲁港,第四○○团驻守三山街。第八十八军缩短防线,其一四九师师部由桃冲西移至顺安,第三一三师全部增防繁昌沿江一线,其师部驻小磕山。兵力分布于油坊嘴、横山桥、旧县、灵山寺、荻港一线。第八十八军由原来的两个师,即第一四九师和第三一三师,增至三个师。且新增加的由军直属队率领的第四十九师两个团驻南陵县城。其主力仍被我军吸引在沿江一线,200公尺左右设有地堡,以交通沟贯连,并有散兵坑,一段的距离间有一个民伕流动哨,重要交通要道和港口集镇有敌人武装巡逻队。后虽增兵防御,但纵深空虚,缺乏机动兵力,主要靠地方民团或保安队支撑局面等情报,都及时通过遣渡江侦察大队的电台电告江北我军指挥部。
      4月18日下午,第二十七军电告先遣渡江侦察大队,“我渡江大军定于20日发起渡江战斗”。并电令,先遣渡江侦察大队北移繁昌,策应大军渡江。当日黄昏,先遣渡江侦察大队向繁昌江边挺进。20日凌晨,顺利到达板石岭。在与中共繁昌县委和南繁芜总队见面后,先遣渡江侦察大队负责人亚冰、慕思荣,立即向繁昌县委转达第二十七军军部所布置的“三项任务”,即:一、4月20日晚上10时半全面打响,希做好迎接大军过江的各项准备工作;二、20日晚上8时,切断敌人的电话线;三、在敌军占领区烧火堆为记,以指示我军炮击目标。县委当即召开会议,布置游击队如何完成准时剪断敌人的军政电话线和烧火堆等问题,分工由何新龙负责孙村区,吴正学负责繁昌城区,谢有武负责繁南公路,毛和贵、缪传友负责江边。南繁芜游击队积极协同侦察大队作战。同时还向各级党组织布置策应大军过江的其它工作。会后火速派人传达布置。中午时,县委安排杀了5头肥猪,慰劳侦察大队全体指战员,并将早已准备好的100多双布鞋送给了部队。
      下午6时30分,王安葆率南繁芜总队部警卫排,配合侦察大队从板石岭出发,向江边挺进。县委代理书记王佐原地指挥。部队将伤员、电台留下,由20多名游击队员配合部队一个班加以保护。在留守游击队员的安排下,侦察大队将电台移至东冲,天线架设在罗丝塘山上,以便与江北军部保持联络。率部向江边挺进的王安葆一行,到达孙村枫香墩时,老交通员张永守已联络到一些地下党员担任向导工作。王安葆向待命的向导们讲了话,要求他们尽职尽责,以做好向导工作的实际行动,迎接人民解放军渡江。侦察大队到达红花山的大阳岭后,王安葆因总队部工作的需要,便安排交通员汪胜道、滕本发、滕永茂、滕本义等,继续带部队向江边挺进后,他便原路返回,继续发动群众。在王安葆通过根据地时,他号召群众,要提高警惕,防止敌人的破坏,更要提防溃敌的抢劫和捣乱,教育群众如何识别敌我双方的军队。在我解放大军来到之际,认真做好茶水、担架以及军粮的供应等工作,以保证大军的顺利过境。

 迎接大军渡江

      当夜幕降临时,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集团军第七、九两个兵团,比东、西两个集团军提前一天开始实施渡江作战。第二十五、二十七两个军,从繁昌对江的无为县沿江呈一线摆开,数百条战船从隐蔽处拖至起渡线,挥战员们纷纷登船执桨。我军的炮兵,撤去伪装,脱去炮衣,将一门门大炮指向长江南岸的敌阵地。晚8时,中共繁昌县委、南繁芜游击队员与侦察大队互相配合,按照江北军部的指示,准时实施剪断国民党军政电话线的工作。叶明山白天所借的32把剪刀和1把锯子,这时发挥了作用。他们与侦察员一道在长山头不仅剪断了敌人的电话线,而且还锯断了几根国民党第四十九师与第八十八军军部相联络的电话杆。谢有武和第二游击小组组长汪先有,带领10多名游击队员,配合侦察大队3名战士,将繁昌湾子店至麻桥间的电话线剪断。高守余等人破坏了盛桥长山头以北至竹丝塔以南的电话线。毛和贵带领的10多名江边武工队队员,按时在黄垅附近割断了旧县敌第九三九团一营通往小磕山半边街的三一三师师部及附近的电话线,同时还在板子矶附近点燃3堆草堆,为江北我军炮兵亮出了信号。南繁芜游击队全部出击,分别沿荻港、旧县以及大磕山、小磕山、白象山、大小洲方向,有计划地隐蔽在敌后,袭击敌人,在敌人后方打冷枪扰乱敌人。敌之间的电话一中断,彼此失去联络,情况不明群龙无首,使国民党江防守军斗志涣散,军心动摇,陷入草木皆兵,四面楚歌的困境。
      随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炮火的延伸,敌军头尾不能相顾,陷入一片混乱。从油坊嘴、焦湾、孙滩到三山一线,凡有国民党守军的地方,游击队员都点燃了火堆,熊熊大火给江北我军指示炮击目标,有力地杀伤了敌人。侦察大队的一个班,在吴正学所率游击队的配合下,插入国民党第八十八军前线指挥所繁昌城附近后,分成数组,剪断通向各师部的电话线,又用步枪、机枪以及手榴弹袭扰敌人,枪声、轰炸声响成一片,敌人的后方成了侦察员战斗的战场。其他侦察小分队将黄浒、荻港、横山桥、三山街等地通往繁昌城的军前线指挥所电话线全部卡断,指挥系统瘫痪了,国民党江防完全失去守备的信心,乱成了一团。据一个俘虏供称:他们的军长听到指挥所周围枪声激烈,就赶快拿起电话机问情况,可是指挥所好几部电话机都失灵了,气得他直骂娘,先后派了好几班人出去查线,一个也没有回来。顿时他吓得面色腊黄,急得他背着手,在指挥所走来走去,连续走了好几趟,电话还是不通。四面枪炮声越来越激烈,江边的炮声也越来越近了,他说共军炮火开始延伸了,可能登陆了。不一会儿指挥所对面炮火连天,他看看手表一声不响地向随员打了个手势,一起坐上汽车跑掉了。
      侦察大队主力在游击队的配合下,按照军部命令,胜利地攻占了龙门山、马鞍山(现为蚂蚁山)、寨山等高地,从背后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江防守军,有力地策应了我军第二十七军八○师的正面进攻。与此同时,侦察大队的一个排还对旧县、横山桥间实行了扰袭,切断敌电话线,在袭击了横山镇的守敌后,派一个侦察班,迅速插入江边的鸡头山(现名矶头山),从背后向该高地守敌第三一三师的第九三九团部发起进攻,有力地策应了我军第七十九师的渡江作战。
      21时15分,随着我第二十七军七十九师二三五团一营三连五班所乘之船,在繁昌县保兴乡(现保定乡)夏家湖胜利登岸,被史学家誉为百万雄师“渡江第一船”,其五班班长刘德翠发出的3颗红色信号弹后,全军后续部队开始了宽大正面的渡江作战。刹时,长江江面,千帆竞发,万浆击水,红黄绿的信号弹、曳光弹划破夜空,满天飞舞。隆隆的炮声震天动地,千万发炮弹泻向南岸一线,敌阵地上一片火海,江水被映得通红。我英勇的人民解放军身贴船帮,冒着敌人的炮火,奋浆疾进。
      21日拂晓,当第二十七军军长聂凤智一行踏上繁昌的土地时,当即以简洁明快的电文向党中央、毛主席报捷:“我们已胜利踏上江南的土地!”。事后毛主席赞誉第二十七军:“你们是全军最早一个过江的部队”。侦察大队主力在南繁芜游击队向导的配合下,占领寨山、龙门山后,率先与第八○师二三八团的一个营会合。急进中的侦察大队一个排,在与主力失去联系的情况下,主动寻找战机,袭扰了大磕山西侧的国民党守敌,与第七十九师的突击部队会合。这时国民党纵深守敌已纷纷溃逃,毫无抵抗之力,我渡江大军马不停蹄乘胜追击。会师后,地方党和游击队的主要任务,除安排民伕、担架和运输工具,筹集粮食,以及设立伤员收容所和茶水供应站外,就是继续做好向导的带路工作。共产党员张求鉴、姚家淑往返给解放军带路10余次。横山镇与三山镇是大军过境的主要干道,地下党、游击队沿线设立了许多粮草和茶水供应站,安排了向导、担架、民工、运输车辆,设立指路标,收容伤病员等。地方向导江化新带大军过江后,在横山、三山两镇,经手预借军粮五六万斤,赤沙、黄浒也预借几万斤。全县先后供应军粮数十万斤。大米不足,大小洲的小麦,也供应给部队装米袋。部队路过三山时,渡船不能满足需要,共产党员殷兆南立即动员船民,用10余条渔船搭成浮桥让部队通过。北焦湾还拆掉几家民房,搭成桥让解放军顺利通过。
      朝阳初升,春风吹拂。第二十七军军长聂风智和政委刘浩天等,在大磕山山麓亲切接见了先遣渡江侦察大队指战员和南繁芜总队的部分游击队员,高度赞扬地方党、游击队的有力配合和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至此,先遣渡江侦察大队在中共繁昌县委和南繁芜游击队以及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持和配合下,完成了历史性的侦察、战斗任务,为百万雄师中集团军率先在铜繁一线胜利突破,拦腰斩断国民党苦心经营3个多月的长江防线创造了先决条件。繁昌党的各级组织,游击队队员和广大人民群众,配合先遣渡江侦察大队完成先遣侦察战斗任务,全力策应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的功绩永载史册。
      8月,任渡江战役总前委书记的邓小平,在向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议代表所作报告的前一部分中称誉:“江南地下党、游击队配合了渡江作战。我们曾开过去一支部队,埋伏了十天,敌人还不知道。”这是对坚持江南3年游击战争的各级地下党、游击队,配合先遣渡江侦察大队活动和策应大军渡江作战中所起作用肯定与鼓励,也是对中共繁昌县委、南繁芜总队和广大人民群众全力支持的评价与表扬。